用户名:
密码:
兴安农民抢“先进”广西“葡萄之父”白先进下乡记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10日  来源:广西日报

    桂林红豆网-广西日报讯(记者 蒋钦挥 陆 海)写下这个题目,源自30多年前读过新华社记者穆青新闻作品《河南农民抢“财神”》,写的是改革开放之初,河南农民治穷致富心切,把农业技术员下乡当成抢手的“香饽饽”。最近,笔者随自治区政府参事白先进下乡调查葡萄种植与扶贫情况,一路发现他受果农欢迎的程度,就想起了这篇文章。

    但兴安农民并不穷。在广西,兴安农民的人均收入连续三四十年都排在全区的前头;这个县40万人,几十年来先是种柑桔,后是种葡萄,其农村蓄储与邻县80万人的数目相等;说起种葡萄,更是在全区首屈一指,兴安种葡萄30多年,如今种有三四十个品种,总面积达到14.7万亩,享有“中国南方吐鲁番”的美誉。如果你坐火车经过湘桂铁路,发现一片片非常壮观的葡萄园突然扑面而来,不用问,兴安到了!

    论种葡萄,兴安农民的技术在全区应称得上先进。目前全县有4500多人在外地当师傅,江西、广东、海南等省都有。说起当师傅的数字,县农业局李副局长语中难免有些自豪。但陪同的经副书记却补充说:“这些人都是白老师的‘徒子徒孙’呢!”

    这话也不假。白老师白先进的名字,在广西葡萄和柑桔种植行业可以说是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他是广西自己培养出来的专家,1977年考入广西农学院园艺系果树专业,毕业以后在广西柑桔研究所工作,上世纪80年代就创建过民办的桂林市南方葡萄研究所,为当地葡萄发展做过重要贡献。他就任过广西柑桔研究所所长、区农业厅总农艺师,广西农科院院长,今年他刚从广西农科院院长岗位退下。当然,最响亮的头衔是被称之为“葡萄之父”。

    “葡萄之父”不是随便叫的,这是广西同行公认的。在广西葡萄、柑桔产区,他就是一个“财神”,是货真价实的“祖师”。他的两收葡萄种植技术就得了十多个专利,其中有7个发明专利。目前他是中国农学会葡萄分会的副理事长,中国柑桔学会理事。不仅在广西可称“葡萄之父”,在中国甚至国际上也很有影响。前几天他刚从日本、意大利参加国际葡萄会议回来。在意大利他用英语介绍广西葡萄“一年两收”的做法,引起到会多国专家的兴趣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:“看一个干部是否深入农村,就看你进村狗叫不叫。”换句话说“看干部是否深入田头,就看老百姓见你是否绕道走”。白先进是早上从资源出来的,没有进过村,而是直接去了溶江镇的富江、五甲及莲花等葡萄地,那里早有一帮“徒弟”在恭候。每到一地,他迈开长腿,大步流星走到最前面,直奔田头。脸上那种兴奋,如同远行回家见到亲人。

    在富江村的一块红提田头,白先进察看了提子的长势,询问种了多少亩?产量多少?怎么卖?多少钱一斤?他得知一斤只卖三块七八,便建议女主人改种新品种“阳光玫瑰”,说市场上可以卖到二三十元一斤。女主人听罢面有难色,说卖那么贵,人家信不信?白先进说:卖不了那么贵,十块八块一斤,总比你卖三四块好呀。

    五甲村留田屯是兴安不多的贫困村,种植大户张雪锋通过葡萄短训班学习和扶贫办的支持,利用部分山地种葡萄,从内蒙古运羊粪做农家肥,采用延后葡萄两收栽培技术,当地也叫“错峰葡萄”,比正造两季延迟一个多月上市,价格是普通葡萄的二三倍。4年前,他作为村主任,带领60多户贫困户173人,成立了合作社,去年人均收入2.6万元。白先进对他的做法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那么,先进的兴安果农为何抢“老师”?原因是老手碰上了新难题。

    当年兴安葡萄种植早,抢到了“第一桶金”,如今全国各地葡萄种植发展很快,周边的湖南、江西、广东大有后来者居上的趋势,市场被他省挤占,这是其一;兴安葡萄的产业链不长,收果季节,二级公路两旁摆满小摊,长达数里,收益受到影响,这是其二;葡萄种了几十年,新品种、新虫害不断冒出,新的技术也层出不穷,一些农民不能与时俱进,这是其三。

    因此,在兴安葡萄种植小型座谈会上,漠川乡一位女干部大诉其苦,说:我们现在到村里动员农民改种新品种,叫他们疏花疏果,限产提质,农民就是不听,说是:“除非你叫白老师来讲课,他讲的我们最爱听!”

    看来,白先进成了漠川乡葡萄种植户心中的偶像!

    漠川乡集边远、高寒、少数民族、库区移民等情况为一体,是个贫困山区乡,2005年开始引种反季节葡萄,2011年规模发展温克葡萄,2015年已种1.2万多亩,人均葡萄收入5000元,建起了“十公里葡萄长廊”,产品销往欧美及东盟市场,被中国农学会葡萄分会授予“中国温克葡萄第一乡”的牌匾,获评“全国一村一品示范镇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听到漠川乡干部转达果农的呼声,白先进笑了,爽快地说:“好,我今年再去一次漠川。但我走了以后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的确,县里的葡萄种植技术人员太少。兴安县农业局水果办有11个技术员,其中搞葡萄的才两人,难怪农民抱怨“好久没有技术员来咯”。

    其实白先进对兴安太熟悉。他说,在全区,他唯一能数得出几十年来历届农业局长名字的县,就是兴安。今年他就来过四五次。

    白先进在兴安深受欢迎的情景,在灵川、资源也碰到过。

    他到达桂林的当天下午,就在市里开了个小型座谈会,结束时已近傍晚。灵川县的几个葡萄种植大户,早早就在市府会议室外恭候,要接他去潭下镇实地看葡萄。园里种的是新品种“阳光玫瑰”,当年种下,长势不错。白先进直奔葡萄园,在暮色中依稀可见绿油油的叶面上,洒有白色的斑点。他人尚未到地头,就说:“你们是不是喷波尔多液?可惜喷法不对。这种病菌是从叶背面渗入,应该从下往上喷。”说罢,撩起一张叶子,翻开背面说:“你们看,背面没有沾到药呢。”一番话,说得大家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到达桂林的第二天早上,白先进来到资源县中峰镇的大庄田看葡萄。中峰镇被国家农业部授予“广西红提之乡”。白先进一到大庄田,见到种植大户杨雄生,想是老朋友,第一句话就问:“我6月底在南宁开葡萄新技术培训班,怎么没见你?”杨雄生满脸愧疚地说:“那天恰好是市里开会,我作为‘红提之乡’的代言人,请不了假呢。”在葡萄田里,杨雄生夫妇寸步不离,一直跟在白老师身旁。

    资源县有的农民家庭八成收入靠种葡萄。白先进认为“红地球”品种虽然最高可以卖12元一公斤,但种了二三十年,品种单一,当地的气候也不适合栽培这个品种,面临着色难、品质差的问题,这个品种已经落后,希望他们尽快更新品种,不能在同一棵树上“吊死”。因为一旦失败,就又返贫了……

    种葡萄很先进的兴安果农“抢”老师,说明兴安农民富了还想富,先进了想更先进;白先进参事受欢迎,说明身怀一技之长,下乡就吃“香”,不是“白白先进”。

编辑:徐水泉  作者:蒋钦挥 陆 海